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爱去小说网 www.27txt.org,最快更新以婚为鉴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连三天,没有电话,没有短信,亦没有上门探望。孟黎和林一白之间,陷入胶着的冷战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,总是相爱相杀。一帆风顺时,如饮蜜糖。看不顺眼时,或争吵或冷战。争吵是近身肉搏,短兵相接。因为孰知对方弱点,每一句恶言都能正中要害。那种熟悉程度,仿若打游戏时,能清楚看见对方的血槽,知道这句话下去,伤害值是五十点还是一百点。吵到最激烈时,恨不能每句话都是大招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而冷战不一样。冷战是温水煮青蛙,是心火熬油,是无声的绞杀。

    冷战时,心里是放不下的,脑中是不会停歇的。一幕幕回放并放大着对方的错误,幻想如何反击,如何驳斥。进而想到自己的委屈、忍让,更加心有不甘,更加灰心失望。感情,便被逼到绝路。

    那种绝望,觉得两个人之间什么都不再剩下。觉得生无可恋般乌云压顶。

    为了从这种极其负面的情绪中逃出来,孟黎工作得更加拼命,像杀红了眼一样。

    杨行长要离职的消息已经过了明路,上面又迟迟没有空降新行长的消息,因此几个副行长虎视眈眈,都以为新行长非得在网点内部提拔了。尤其是田副行长,简直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因此看见孟黎玩儿命似的加班,笑着说:“小孟这么认真,都不给我们这些前辈留条后路啊?”

    说是开玩笑,嘲讽孟黎抢行长位置的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孟黎没心思和他打口水仗,也没搭腔,抱着一摞资料就出去了。当着一办公室的面,当场把田副行长晾在那里。

    其他同事互相交换了个眼色,都低下头,装作没事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田副行长尴尬不已,哼一声,嘟囔一句:“还没当行长,尾巴就翘上天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孟黎发完资料回到办公室,到下班时间,大家正约着出去吃午饭。她不想出去,打电话叫了个外卖。又想起好几天没给家里打过电话,便起身走到外面,给赵素秋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小黎啊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格外低沉,无比疲倦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昨晚又熬夜了?还是在睡午觉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孟黎立刻感到一丝不安,但却不愿意朝不好的方向想,便问:“看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爸住院了,可能要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下,从头顶凉到了脚底。她赶紧问:“怎么了?什么时候住院的?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一着急,问题像连珠炮般。

    “急性胰腺炎,昨天住的院。”赵素秋本来不打算告诉孟黎的,怕她担心。但是现在看着病床上疼得说不出话来的丈夫,又一听到女儿的声音,忍不住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请假回来。”

    孟黎挂了电话就去找杨行长。其实行里人事请假一块归田副行长管,但是孟黎刚跟他闹了不愉快,不想去碰钉子,便直接来找杨行长。毕竟一把手答应了,下面的人不可能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虽然网点人手紧,但毕竟家里出了事情,不给假的话太不近人情。杨行长答应下来,交代一句:“你还是得给老田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得到杨行长同意,田副行长没硬扣着假期不给,只一笑,说:“小孟都有本事让杨行长答应了,我还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孟黎不想跟他争辩,只说一声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田副行长倒觉得打出一拳,却落在松软的棉花里,很没劲,说:“那……向你爸妈问个好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孟黎是晚上八点回的a市。以前每次回来,孟学致都要开车来接。这是孟黎第一次,回来没有人接,得自己打车。还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出租车排队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素秋不是传统的贤妻良母,一直事业心很强,所以对孟黎的生活上照顾得没那么细致。反倒是孟学致,恨不能把女儿捧在掌心上。孟黎记得,她从小到大,孟学致但凡有时间就送她上学。

    到小学六年级时,同学们都是自己来上学了。孟学致还骑摩托车送她。班里的男同学经常笑话她,在教室里模仿骑摩托的姿势。双手握着把手,脚往下使劲一踩来发动,嘴里还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是孟黎一点也不觉得没面子,相反还十分骄傲。

    她没回家放行李,拖着箱子直接就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两人一间的病房。雪亮的灯光,雪白的墙壁。白得像得了伤寒。孟学致躺在床上,在输液。透明管道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往下坠。他头侧向右边,合着眼。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。

    赵素秋见孟黎到了,立刻站起来,突然一下就抱住了她。她抱得很紧。半晌才放开,还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孟黎眼眶登时就红了。侧向一边,使劲吸了两口气。鼻子里的酸涩却像控制不住似的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孟学致躺在病房里,也是第一次看见赵素秋这么感情失控。突然之间就感到一种责任感,要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自己父母的责任感。心里又十分歉疚,因为隔得远,连爸爸生病都不能第一时间赶回来。

    赵素秋已经稳定好情绪,压低声音说:“刚打了吗啡,睡着了。别吵着你爸。”

    孟黎睁大了眼睛,诧异地望着她妈,带着鼻音悄声问:“怎么会打吗啡?”

    “太疼,疼得受不了,只能打这个。”

    孟黎来之前,百度了一下急性胰腺炎。知道临床反应是腹痛和呕吐,却不知道会痛到这么难受的地步。<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